诗人余秀华受新经典文化之邀 携新版月光落在左手上做客北京雍

2020-10-09 22:54:21  来源: 新浪网

小字体大字体

9月17日,诗人余秀华受新经典文化之邀,携新版《月光落在左手上》做客北京雍和书庭,畅谈女性、婚姻、农村等大家关注的问题。歌手许飞带来现场深情朗诵,《奇葩说》辩手詹青云、庞颖和脱口秀演员池子现场连线,分别朗诵了余秀华的诗歌,与读者分享他们眼中的余秀华。

诗人余秀华携新版《月光落在左手上》与读者畅谈女性、婚姻、农村等大家关注的问题诗人余秀华携新版《月光落在左手上》与读者畅谈女性、婚姻、农村等大家关注的问题

《月光落在左手上》全新精装版收录了余秀华诗作140余首,包括十余首新作,另收入了记录诗人生活和创作环境的全彩图片,这些珍贵画面今天已无法再实地看到。《月光落在左手上》是余秀华的处女作,出版后获得了众多读者的青睐,这种现象级热销曾引发了一次诗歌的浪潮。

《月光落在左手上》获得了各界的认可和好评。歌手李健说:“我喜欢余秀华的诗,她的诗是从土地里长出来的有机的诗歌。‘云里写诗,泥里生活’,这也是我自我借鉴的一句话。”学者罗新、李松蔚、喻国明,主持人陈鲁豫、骆新、张丹丹,作家周国平、韩松落、宁远,艺术家郭培、严明、李玉刚,音乐人姚谦、周云蓬、许飞、程璧,自媒体人黎贝卡、六神磊磊,以及陈冲、黄觉、詹青云、池子等,纷纷以诗朗诵的形式记录下了令自己感动的诗篇。

据悉,余秀华的作品英文版已授权美国出版公司,预计将在2021年9月上市,由企鹅出版集团发行。

余秀华表示:“我的身份顺序是女人、农民、诗人。但是如果你们在读我诗歌的时候,忘记我所有的身份,我必将尊重你。”  余秀华表示:“我的身份顺序是女人、农民、诗人。但是如果你们在读我诗歌的时候,忘记我所有的身份,我必将尊重你。”

余秀华:在读我诗歌的时候,忘记我所有的身份,我必将尊重你。

五年前,一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以迅猛之势刷爆朋友圈,诗人余秀华横空出世,一夜之间火遍大江南北,在沉寂了二十多年的中国诗坛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凭借着饱含生命激情和张力的诗歌,余秀华几乎拿遍了整个诗歌界、出版圈的重要奖项:先后获得《诗刊》“年度诗人”、中国诗歌学会“年度诗人”、中国作家榜“年度诗人”,深圳读书月“年度作者”、《出版人》杂志“年度作者”,位列网易年度“十大女人”第一。日本《朝日新闻》两度报道了她的事迹,瑞典方面也有人邀约她去做诗歌分享会。据悉,余秀华的作品英文版已授权美国出版公司,预计将在2021年9月上市,由企鹅出版集团发行。

她又是一个命运多舛的人。出生时因倒产导致脑瘫,6岁才学会走路;第一本诗集出版后不久,母亲就被查出肺癌晚期;19岁嫁人,却走过了一段极为痛苦的婚姻。2015年,她勇敢地离了婚,很多年轻人为她追求自由的勇气而叫好。她叹息命运不公,又勇敢地直面这些不幸。她的经历被导演范俭拍成了纪录片,斩获了国内外多项大奖。

有人如此评价:“余秀华怕风怕水,怕六十岁还没跟尹世平离婚,怕被命运甩下来粉身碎骨;她又不怕脑瘫不怕蜚语,不怕被说成荡妇,不怕背负义无反顾凋残的孤独。她是渔网网住的小鱼,婚姻是网兜,困住她扯淡的人生;她是荷叶的一尾游鱼,诗歌是空气,让她不至于窒息。”

也有人形容她是山沟沟里飞出的一只高唱女权的凤凰,先天残疾没有削减她的锐气,反而给了她执着追求爱和性的胆气。她值得我们认识与称道,因为她敢于跟桎梏中国五千年的旧思想抗衡,因为她敢于坚持自己内心最原始的呼唤。

然而,伴随着余秀华的名字一起闯入公众视野的,还是有人们给她贴上的“农妇”、“脑瘫女诗人”等标签。对此,余秀华表示:“所有的标签都是错误的,带着一种歧视。”“我的身份顺序是女人、农民、诗人。但是如果你们在读我诗歌的时候,忘记我所有的身份,我必将尊重你。”

《月光落在左手上》全新精装版收录了余秀华诗作140余首,包括十余首新作《月光落在左手上》全新精装版收录了余秀华诗作140余首,包括十余首新作

频频登上热搜,诗人何以成为热点?

最近,余秀华因“表白李健”、参加某短视频平台活动读诗、关于诗歌尺度的讨论,几度登上微博热搜。

这位诗人之所以自带流量,经常引发互联网的狂欢,在于她的真性情与敢言。面对媒体采访时的机敏犀利,与读者在公号、微博往来回复中的坦率直接,诗歌散文里“不做大词”的创作态度,正如她诗里写的那样,“我只是耐心地活着,不健康,不快乐。唯一的好处,不虚伪。”

歌手李健曾评价道:“我喜欢余秀华的诗,她的诗是从土地里长出来的有机的诗歌。‘云里写诗,泥里生活’,这也是我自我借鉴的一句话。”

余秀华的诗如其人,都是从她特殊的成长环境、生活体验中生长出来,诗歌往往有一种韧性,没有对生活的奉承,也没有对命运的妥协,而是一种容纳苦难的从容: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

春天

——《我爱你》

前半生几乎从未踏出横店的余秀华,相继出版了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我们爱过又忘记》和散文集《无端欢喜》等多部作品。她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读诗热潮,让一度冷门的诗歌,重新进入大众视野。

热闹背后,余秀华还是要面对日常琐事,生存的艰辛、人生的痛苦和焦虑。每次外出,余秀华都是独自一人,常常因为腿脚不便和身体虚弱而摔倒坐在地上。这几年,这些事,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不变的,是余秀华生命中的倔强,是她性情中的纯粹与真挚。

如果你是带着好奇去读余秀华的诗,也一定会被她诗中展现出来的奔放、丰盈、纯净的内心世界席卷,无从抗拒。在诗歌中,她可以抛开一切现实束缚,尽情倾吐对自由的向往、对于爱情的渴望。

就如她所说:“诗歌是什么呢,我不知道,也说不出来,不过是情绪在跳跃,或沉潜。不过是当心灵发出呼唤的时候,它以赤子的姿势到来,不过是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在摇摇晃晃的人间走动的时候,它充当了一根拐杖。”

许飞在活动现场许飞在活动现场

许飞、詹青云、庞颖、池子,众星表白余秀华

近日,余秀华的处女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全新精装版上市。本书收录了余秀华诗作140余首,包括十余首新作,另收入了记录诗人生活和创作环境的全彩图片,而这些珍贵画面今天已无法再实地看到。这些诗歌呈现了诗人对爱情、亲情、日复一日的生活的感悟,带有村庄、土地的朴实气息,混合了女性丰富、敏锐的情感神经。

9月17日,诗人余秀华受新经典文化之邀,携新版《月光落在左手上》做客北京雍和书庭,畅谈女性、婚姻、农村等大家关注的问题。主持人在现场播放了作家韩松落、民谣音乐人张玮玮的读诗音频,引起了在场观众的共鸣。歌手许飞带来现场深情朗诵,《奇葩说》辩手詹青云、庞颖和脱口秀演员池子现场连线,分别朗诵了余秀华的诗歌,与读者分享他们眼中的余秀华。

音乐人许飞在现场朗读了余秀华的诗《请原谅我还在写诗》。她说:“我读余老师的诗很多年,刚才谈了很多关于女性独立的话题,我喜欢余老师我就去追她,我觉得这就是独立的一种表现。在我比较困顿的时候,内心失去秩序的时候,读余老师的事,让我觉得内心获得一种抚慰。我在读她的诗的时候,就会自发地庄重起来。我在她的诗里看到了我自己。”

“奇葩说”辩手詹青云连线现场,朗读了余秀华的诗《今夜我特别想你》,她说:“我感觉在读余老师的诗时,我的心被什么抓住了。”另一位辩手、詹青云的好友庞颖选读了《我还是想》,她表示:“余老师那种非常直接的表达,不管是在诗里还是诗外,是非常难得的。她的诗让我看到了以前没有看到的世界。”

脱口秀演员池子也参与了现场连线,和余秀华互动,开启了一场欢乐秀。

余秀华的诗写得用心用力,情感质朴滚烫,直抵灵魂。学者罗新、李松蔚、喻国明,主持人陈鲁豫、骆新、张丹丹,作家周国平、韩松落、宁远,艺术家郭培、严明,音乐人姚谦、周云蓬、许飞、程璧,自媒体人黎贝卡、六神磊磊,以及陈冲、黄觉、詹青云、池子等,也纷纷发来朗诵音频,记录下了令自己感动的诗篇,表达着他们对余秀华和《月光落在左手上》的热爱。

余秀华的走红,终将是中国诗歌史的重要事件。海子去世二十多年来,再也没有一位诗人如此大刀阔斧地进入大众视野。诗歌作为一种小众题材,越来越边缘,越来越圈子化。余秀华的出现,让冷寂了多年的诗坛,又一次被大家关注,唤起了诸多读者的读诗热情,证明中国仍是一个诗的国度,有着热爱诗歌的传统。

余秀华正处在一个诗歌向上攀升的重要分水岭上。不能不说,余秀华的出现,引领了诗歌回归的热潮。

《月光落在左手上》 余秀华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月光落在左手上》 余秀华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月光落在左手上》余秀华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月光落在左手上》简介

本书是余秀华的处女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的全新精装版。《月光落在左手上》2015年出版后获得了众多读者的青睐,这种现象级热销,在诗歌领域引发了一次小浪潮。本次精装版中收录了诗人的140余首作品,包括十余首新作,另收入了记录诗人生活和创作环境的全彩图片。

书中的诗歌呈现了诗人对爱情、亲情、日复一日的生活的感悟,带有村庄、土地的朴实气息,混合了女性丰富、敏锐的情感神经。如果你是带着好奇去读余秀华的诗,继而便会被她诗中展现出来的奔放、丰盈、纯净的内心世界席卷,无从抗拒。在现实中,她被贴上“农妇”“诗人”“脑瘫患者”的重重标签,但在诗歌中,她可以抛开这些,尽情倾吐对自由的向往,对于爱情的渴望。就如她所说,“诗歌是什么呢,我不知道,也说不出来,不过是情绪在跳跃,或沉潜。不过是当心灵发出呼唤的时候,它以赤子的姿势到来,不过是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在摇摇晃晃的人间走动的时候,它充当了一根拐杖。”

标签: 余秀华 月光落在左手上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