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肿瘤医院斯璐谈黑色素瘤:未来3年将上市3~5个新药

2020-10-09 23:02:23  来源: 环球网

小字体大字体

专家介绍:斯璐,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肾癌黑色素瘤内科,主任医师,副教授,中国临床肿瘤学会黑色素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CSCO黑色素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医学奖励基金会脑转移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志胜】说起电影《非诚勿扰2》,每个人记忆深刻的剧情可能各有不同,但普遍会想起“这个病全世界都拿他没辙”的黑色素瘤。10个年头过去了,再谈及此病,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肾癌黑色素瘤内科主任医师、副教授斯璐认为,现在不但有辙,而且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治疗药物只有化疗药物,单药有效率100个人里仅有不到四个人有效,生存期半年左右,如今治疗不仅有靶向药物、免疫药物,而且还可以组合用药。有BRAF突变的患者,疗效从单药的50%到双靶组合用药的近70%,活过5年的人超过1/3。

警惕“相貌平平”的交界痣

黑色素瘤来源都是痣,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长黑痣。其实,多数人不用担心。斯教授解释说,我国黑色素瘤的发病率仅为0.8/10万,大概每年在2万例左右。相比欧美白种人发病率要低很多,比如发病率最高的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地区,2012年的数据显示为51/10万,其次是美国,发病率在40/10万,再次是欧洲,发病率大概在20/10万。

这是因为白种人皮肤缺少给皮肤提供保护的黑色素细胞,紫外线容易造成皮肤DNA损伤断裂,从而导致发病率较高。

另一面,并不是所有的黑痣都会恶变。但是,斯璐特别提醒要警惕相貌平平的交界痣,“皮肤黑色素瘤多数来源于痣,痣分三种类型。一种是交界痣,一种是皮内痣,一种是混合痣,这三种类型是根据这一团痣细胞在皮肤不同的位置来决定,痣其实就是黑色素细胞聚集在一起形成的一种良性肿瘤。”

简单来说,这三种黑痣突出程度不一样,皮内痣最大,鼓得最厉害,混合痣次之,长得平平是交界痣。“交界痣最容易恶变,鼓得最突出的皮内痣最不容易恶变;混合痣则居于两者之间。此外,重点要看痣的变化,如果从规则变得没有规则了,那就是存在恶变风险或者正在发生恶变。”斯璐说。

“这个病全世界都拿他没辙”说法已被终结

2010年年底上映的《非诚勿扰2》中说“这个病全世界都拿他没辙”透露出对黑色素瘤的无奈和绝望。如今,这一说法早已被终结。

斯璐表示,2017年以前国内仅有一个化疗药达卡巴嗪和一个干扰素。第一个BRAF基因突变抑制剂国外上市时间是2011年,国内是2017年,中间慢了6年。现在新药获批上市的时间越来越短,从2017年起,不到3年的时间,国内上市了5个治疗黑色素瘤的新药。

此外,随着药物的增加,治疗手段也更加丰富,每一期的患者都能有药用,有法儿治。斯璐介绍,如果是早期黑色素瘤仍以手术为主,大部分人就没事儿了,有些患者根据分型还需要做一些治疗,比如有BRAF基因突变就推荐用达拉非尼+曲美替尼,如果没有突变则根据亚型采取不同治疗方法,如果是皮肤来源可以用PD-1单抗,如果是黏膜型会给予化疗,肢端型还在研究中。

如果是晚期转移到肺、肝、脑等失去手术的机会,仍然可以根据是否有BRAF基因突变或CKIT基因突变等情况,考虑靶向治疗,如果没有的话也可以考虑化疗或免疫治疗。

我国25%的左右的黑色素瘤患者属于BRAF基因突变。从疗效上来讲,有BRAF基因突变的患者使用一种靶向药的单药有效率能到50%,而双靶联合有效率将近70%。从生存期来看,过去患者生存期不到一年,现在仅双靶治疗的患者活过5年的超过1/3,如果再加上其它治疗,将有更多人超过5年生存期。

针对 BRAF基因突变的黑色素瘤国内最新批准了达拉非尼+曲美替尼的双靶治疗,与单靶、免疫等治疗相比,BRAF抑制剂 MEK抑制剂的联合治疗模式在恶性黑色素瘤的治疗上疗效上更高,大约高15-20%,副反应更小,总体报道的5年生存率更高。

时隔几个月,达拉非尼+曲美替尼双靶治疗又获批BARF V600突变 III期完全切除后的辅助治疗适应症,斯璐认为,这意味着III期黑色素瘤中有BRAF-V600突变的患者有可能治愈,总体来说平均能降低约40-50%的复发转移风险。

总结而言,现在任何期型的黑色素瘤患者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治疗方法,不必再充满绝望。

未来三年将上市3~5个黑色素瘤新药和新方案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肾癌黑色素瘤内科每年收治患者六千余例,是亚洲最大的恶性黑色素瘤与肾癌内科治疗中心,并为中国黑色素瘤以及肾癌诊治指南的编写组长单位。作为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牵头开展了全部肾癌和晚期黑色素瘤药物的CFDA注册研究,先后获批了6个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抗肿瘤新药。

斯璐指出,“中国黑色素瘤亚型,跟白种人的黑色素瘤不同,基因组学、临床特点、发病模式、对治疗的反应和预后都不同,不能盲从国外经验,需要自己摸索自己的治疗方案。“

比如,我国的黑色素瘤主要亚型是肢端型和粘膜型,很多肢端和粘膜的患者就诊时手术难度大,手术损伤过大,我们在对这些患者做术前治疗,希望能为患者保肢、保留器官功能和结构,达到治愈。针对晚期,正在摸索一线的最佳治疗方案,涉及各个亚型,主要集中在肢端和粘膜,比如溶瘤病毒、新型免疫制剂,新型小分子靶向药物、PD-1单抗耐药后的研究等。

“我们正在和全国的同道们共同探索,很多方面已经有了突破,未来的3-5年中可能还会上市3-5个新药和新方案,以后会为黑色素瘤患者带来更好的治疗。“斯璐信心满满地表示。

除了科研,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恶性黑色素瘤与肾癌内科治疗中心还做了大量规范化治疗的推广,斯璐指出,黑色素瘤虽然是个小瘤种,但是需要MDT团队合作,比如外科、内科、病理科、超声科、分子检测室等等,而患者群体相对不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建议逐步在各省会城市里一支专业诊疗团队,通过学会、医院的力量去扶持。

她相信,大众科普宣传,让广大民众重视这类疾病,专业的诊疗中心也会慢慢增多、慢慢变强。

过半患者“手欠”曾擅自处理痣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肾癌黑色素瘤科每年收治的患者数量居全国之首。谈及对患者的建议,斯璐表示,首先要早诊早治,早期可能仅需手术就能治愈,但是事实上,很多人觉得不痛不痒就没事,直到疼了或者长了包已转移到其他部位才到医院就诊。

其二,患者千万不要手欠,自己处理身上的痣。“在临床上经常见到随便打个激光,结果过个几年,腋窝下长了一个瘤子;有些人甚至拿根头发把身上的痣勒掉,还有用盐去腌、自己抠等,五花八门。这种情况在临床门诊中占一半多。”斯璐说,实际上,这么处理很容易延误治疗,把早期拖成晚期。

由于黑色素瘤长得位置不同,患者首诊的科室也比较多,有些患者在骨科看,有些患者在妇科、皮肤科等。斯璐建议,大家要到一些规范的有治疗经验科室,找对医生。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黑色素瘤专委会有100个专家名单,患者可以去找自己当地的专家。

标签: 北大肿瘤医院斯璐 黑色素瘤

相关信息